向菱惊出了一声冷汗,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侥幸回来。

    她不敢再去招惹睡觉的叶氿,转而将怒火转移到了烦人的蚊子上,开始大拍特拍。

    “奇怪,叶氿怎么不被蚊子咬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林彩萱忽然嘟哝一声。

    大家这才注意到,只有叶氿睡的安稳。

    就好像......那些蚊子是认人啃咬的一般,完全不把叶氿当成目标之一。

    这、又是怎么一回事!?

    但就算如此,几人你看我,我看你,都不敢去打扰叶氿睡觉。

    恰好,叶氿在此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周围这么闹,她自然不会真的睡过去。

    何况她本就是时刻保持警觉状态。

    见到叶氿醒来,众人忙不迭地冲过来问:“叶氿!为什么只有你不被蚊子咬?是因为你做了什么吗?

    叶氿神色淡然,她没说话,只是将身旁磨好的那些草药抬了一抬。

    黯然示意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,擦了原本被众人认为是杂草的草药,蚊子受不了草药刺鼻的气味,所以她无事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很快,众人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下午叶氿疯狂摘杂草,就是为了防蚊子叮咬啊!

    “叶氿,我被蚊子咬的受不了了,你发发好心,给我一点吧!”林彩萱双手合十,朝叶氿恳求。

    叶氿倒是不吝啬,将手中一些丢给她,让她在手臂、腿与脸上,分别擦拭一些。

    这种草药非常管用,因此不用涂抹全身,只需要找几处擦拭,蚊子闻到气味,就不会再来叮咬。

    林彩萱欢天喜地的接过草药,“谢谢!太感谢了!你简直就是我的救星啊!呜!”

    “叶同学,麻烦你也给我一点吧......”阮济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,嘿嘿,叶同学,你最好了!”聂文星大声地说。

    叶氿给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华少寒看见贺柔芸手臂上大大小小的包,简直心疼极了,见叶氿有好东西居然都不主动拿出来,便气冲冲大声道:

    “看着我们被咬,看着我们这样,很开心是吗?你就这么恨我?你这也太过分了!叶氿,你就不要再藏着掖着了,拿出来给大家一起用吧!”

    叶氿差些没噗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给与不给,是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给他们,是一种情分,不给,你是本分!

    整得她似乎成了一个罪人?

    叶氿冷冷笑说:“你们要用,那就自己去采,或许......

    “拿钱来买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毕竟谁又会跟钱过不去呢?

    听此,华少寒三人又是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又用钱买!?

    华少寒忍不住咆哮起身,怒骂:“叶氿,你是掉钱眼里了吧?没有钱,你就活不下去了,是吧!?”

    “小氿,不过是草药而已,又不是灵丹妙药,你就大方一点拿出来吧。”贺云柔恨死叶氿了,都怪叶氿将这么好的草药藏起来,害的他们一晚上都被蚊子咬。

    而且看叶氿倒是睡的安稳,居然没有一点愧疚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