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其实陆祥就是这种性格,他也是担心穆神。”王永是一根筋通到底,他认定了穆神。

    既然穆神相信叶氿,那么他也相信叶氿。

    对于陆祥的冷言冷语,王永的确称得上对叶氿恭敬有加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叶氿神情淡淡,并不在意陆祥对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王永憨厚的笑了笑,开车将叶氿送回家。

    别墅这边,陆祥带着两个医生来给穆奕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然,与陆祥想象中截然不同的诊断声,就此传来——

    “咦!奇怪了!

    “昨晚检查他的身体......已经油尽灯枯了......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会又逐渐好转了?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医生掀开穆奕的衣服,见到他身上几个大穴位有针灸过的痕迹,他诧异道:

    “神医......刚才来过了?”

    陆祥脸色阴沉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却是满脸充斥着惶恐与诧然:“轩辕神医......没有来!”

    医生感喟道:

    “那就怪了!怎么也会有人知道针灸?

    “而且穴位扎的非常准!

    “我以为......只有轩辕神医才会有如此高绝的针灸手法!”

    陆祥的心咯噔一声,想到刚才只有叶氿给主子针灸过......

    难道......叶氿会医术?

    但......叶氿那一手针灸太随意!怎么也让人意想不到!

    “啧,真是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啊!

    “想必应该能和轩辕神医一较高下!”

    他们也只是听说过轩辕神医的医术独步天下,并无亲眼见过轩辕神医的针灸医术。

    但想来,轩辕神医应该和目前这个给穆奕治病的人,医术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并不知道,如果轩辕神医跟叶氿同时针灸救人。

    他们在现场一定可以分辨的出,谁的医术更为高明。

    可......他们没有见过,只能凭空猜测。

    听着这两个医生的感叹,陆祥的眉头紧紧蹙起。

    心中却是十分不屑。

    就算叶氿会医术,也不可能会有轩辕神医那么厉害!

    叶氿才多大啊!

    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练习医术,也不敌轩辕神医的老道!

    这也太抬举叶氿了!

    两个医生照常给穆奕做了个全身检查,又是一番感慨出手医治的人,有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。

    陆祥对此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真是少见多怪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,已经是几天后,很快到了奥数比赛参加省赛的时候。

    省级比赛是从市级比赛获胜者中,挑选前十名的学生,去参加比赛。

    由于省城比较远,学校与别的学校合租了一辆大巴车。

    与叶氿学校合租的,正好是叶媛的学校。

    叶氿上车后,直接走到里面坐下。

    在前排跟同学聊天的叶媛见状,心中闪过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哼,还想装作不认识她!

    上车后连招呼都没有跟她打。

    叶氿你以为你是谁啊!

    正好车上同学在聊的话题是,据小道消息称——

    这次的省赛,是国家级的奥数教授,出的题目,难度非常之大。

    “啊!这么变态吗?国家级奥数教授都来出题了?

    “我感觉这一回省级比赛我没戏了......”

    叶媛身旁的同学一脸担忧。

    叶媛微笑着安抚道: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啦,小薇,你奥数一直都可以的......

    “你要相信自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