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在距离叶昭脑袋还有十厘米的距离下,骤然停止。

    随后,叶氿放下腿,双手插兜看着叶昭。

    叶昭吓的面无人色,吞了一口唾沫,震惊的看着叶氿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真的是叶氿?”

    叶昭对叶氿的这一脚,可谓是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犹记得自己与叶氿第一次见面,自己不自量力,不知天高地厚,竟然敢去挑衅叶氿。

    而且自己当时也的确欠打。

    叶氿已经很不耐烦了,而自己还要去挑衅,嘲笑。

    结果,叶氿直接抬起一脚,就给他一记反杀。

    叶昭当时都被踢懵了,被叶氿那一脚踢中脑袋,只感觉眼冒金星,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至此之后,叶昭便深深记住了叶氿的那一腿!

    也是那一腿,让叶昭有了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毫不犹豫就认叶氿当了大哥,从此唯大哥的命令是从。

    而刚才叶氿的那一脚,跟当年的那一脚一模一样!

    让叶昭瞬间想起当年差点见阎王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当年被我踢傻了!”

    叶氿闲闲地说。

    这语气,跟以前简直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叶昭瞪大眼睛盯着叶氿,眼前这个人,逐渐与记忆中的人重叠。

    无论是动作,还是语气,都是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接触到叶氿冷漠的眼神后,叶昭嘴巴一撇,看样子竟然要哭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好想你啊!

    “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昭张开双手,就要给叶氿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叶氿伸手,一把按在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热情。”

    叶氿冷淡的说。

    这动作,啊,简直是毫无二致。

    每一次,当他激动的想要靠近叶氿时,叶氿就会按在他额头。

    这一下,叶昭对眼前这个女人便再没有任何怀疑。

    只有叶氿,才会如此对待他!

    “老大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叶昭被按着额头,还是一脸兴奋的跟叶氿说话。

    叶氿收回手,对叶昭说:

    “出了一点事,我需要隐藏自己的外貌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不必惊讶。

    “当然也不用对我表现的太明显。”

    叶昭兴奋的蹦到叶氿旁边,盯着叶氿仔细看了又看,不一会,眼泪就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当初你被炸弹炸死的消息在族中传播开之后。

    “我哭的可伤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我还能再次见到你,真的是世事无常啊!”

    叶氿耐心等他说完,才开口说:

    “我来这里的事情,不想让任何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帮我安排住宿吗?”

    叶昭抹了一把眼泪,就像是小媳妇似的。

    叶氿见状,也只能忍耐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自己踢了叶昭之后,他的脑子就不太好使。

    以前常听人说,脑子被驴踢了就会变傻,估计被人踢了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叶氿想起叶昭如今傻傻的,都是自己的错。

    所以,对叶昭一向颇多照顾。

    而叶昭也是真心将叶氿当成老大一样的崇拜。

    以前的叶昭嚣张霸道,自从遇见叶氿后,便乖的如同一只小兔子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单纯无害的模样,只在叶氿一人面前呈现。

    叶昭听到叶氿没有住宿的地方,立刻微笑对叶氿说:

    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